哈爾濱物流運輸案例:揭秘貨物留置權歸誰的案例答疑

發布時間:2018-11-14 11:26:32

在審判庭上,D物流公司作為第一被告出庭,第二被告C物流公司未到庭,亦未提供書面答辯狀,被法庭視為放棄答辯權利。

哈爾濱物流運輸案例:揭秘貨物留置權歸誰的案例答疑

事情還得從源頭說起。2009年4月14日,A公司向B公司購買鋼材265.72噸。4月16日,A公司委托C物流公司將這批鋼材由上海運至江陰。其后,C物流公司將貨物委托D物流公司運輸,并聲稱貨物所有權屬于C物流公司。不料,D物流公司以C物流公司之前欠其運輸費及其他費用為理由,將這批貨物留置。其間,D物流公司和C物流公司只向A公司交付小部分鋼材,尚有價值554621元的鋼材被D物流公司以處置C物流公司的形式留置。據了解,被留置的鋼材目前被D物流公司存放在寧波市駱駝鎮倉庫內。  

A公司認為,D物流公司和C物流公司乃是惡意串通,它們擅自處置貨主貨物的行為,已經嚴重侵犯了A公司的合法權益,是對A公司貨物所有權的重大侵害,給A公司造成巨大的經濟損失,同時也擾亂了正常的交易秩序。由此,A公司將D物流公司和C物流公司告上了法庭,要求兩被告共同承擔連帶責任,賠償原告貨物金額554621元及經濟損失46400元。  

上海市金山區人民法院公開審理了這起公路貨物運輸合同糾紛案。據上海金山區人民法院內部人士透露,本次庭審已不是原被告的第一次交鋒了,之前原告與被告在其他法院已有過多次對壘。  

在審判庭上,D物流公司作為第一被告出庭,第二被告C物流公司未到庭,亦未提供書面答辯狀,被法庭視為放棄答辯權利。  

留置是否合法?  

在法庭辯論環節,原被告辯論的焦點有兩個:一是A公司對被D物流公司留置的貨物是否擁有所有權;二是D物流公司是不是符合法律規定的行使留置權的條件,即被告扣留貨物有沒有過錯。圍繞著這兩個問題,原被告針鋒相對,互相舉證,各有說辭。  

A公司認為,A公司與B公司買賣關系清晰明了,并向法庭提供了與B公司的產品購銷合同、發票、農業銀行的結算書與C物流公司的貨物運輸合同等,意在證明A公司對被留置貨物具有所有權。同時,A公司認為,兩被告存在惡意串通之嫌。C物流公司在明知欠D物流公司運費的情況下,仍將貨物托付知全運輸,這需要冒很大的風險。而C物流公司亦說其對貨物擁有所有權,這屬于欺詐行為。在這種非正常情況下,C物流公司與D物流公司互相串通是很明顯的,D物流公司擅自留置A公司所屬貨物也是有過錯的。而D物流公司則對被留置貨物與A公司托付C物流公司運輸的貨物是同一宗貨物的真實性表示質疑,且認為其留置所承運貨物是符合商事留置權的構成要件的:首先,D物流公司已被確認對C物流公司享有債權而且合法;其次,D物流公司所占有和承運的貨物是C物流公司合法、自愿交付的;再者,對于C物流公司交付D物流公司的貨物,C物流公司已聲明貨物的所有權屬于C物流公司。且C物流公司本身業務包括金屬材料銷售,有金屬材料銷售資格。D物流公司沒有權利、義務,也沒有能力去調查貨物的真正所有權人。退一步講,即使貨物不屬于C物流公司,但貨物是C物流公司合法交付D物流公司占有的,且在C物流公司托欠知全物流運費的情況下,D物流公司留置貨物本身沒有過錯。  

為此,D物流公司引述了大量的法律條文作依據,意在證明D物流公司對所承運貨物享有留置權。如:《合同法》第三百一十五條規定:托運人或者收貨人不支付運費、保管費以及其他運輸費用的,承運人對相應的貨物享有留置權,但當事人另有約定的除外?!稉7ā返诎耸l規定:本法所稱留置,是指依照本法第八十四條的規定,債權人按照合同約定占有債務人的動產,債務人不按照合同約定的期限履行債務的,債權人有權依照本法規定留置該財產,以該財產折價或者拍賣、變賣該財產價款優先受償?!蹲罡呷嗣穹ㄔ宏P于適用<中華人民共和國擔保法>若干問題的解釋》第一百零八條規定:債權人合法占有債務人交付的動產時,不知債務人無處分該動產的權利,債權人可以按照擔保法第八十二條的規定行使留置權等。至此,案件進入白熱化。  

留置條件決定留置權  

此次庭審,上海市金山區人民法院并沒有宣判,只是表示會在庭后對當事人雙方進行調解。在采訪過程中,金山區人民法院有關人士對本報記者透露,案件待合議庭評議后會作出宣判。當事人雙方表示愿意調解,目前仍在進一步協商中。在這種情況下,如何判斷誰是誰非?D物流公司是否享有留置權?究竟應由誰來賠償原告的損失?對此,大成律師事務所律師關鍵表達了自己的看法。  

關鍵認為,D物流公司留置A公司享有所有權的鋼材的行為存在瑕疵,A公司的訴求應獲得支持。


成都免安装麻将机